::韩剧热线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5|回复: 3

[原创] 【剧评】【奇怪的搭档】二见钟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谢绝转载  谢绝引用; t- O- z7 g  v% u

) i7 j: p6 g3 p6 E2 n0 W
/ m9 g& X2 t1 G奇怪的搭档  二见钟情/ y9 B- ?5 B( @  o$ ?! {
前言 奇怪的编成
6 }9 i8 y+ L# T9 m* r) C
- ?" I6 u( I/ T( P# {
新旧交替之际,总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大选之后,三大台水木剧场再播新剧,内容不见得创新,还是围绕史剧,罪案,侦破等等元素打转,可编成安排却出了新:
. y) S5 F% B, `1 X! \) p8 |& S( U
SBS与MBC两台在同档同时推出每晚两集播出形式。( w* _8 O' a* c, T" L

8 T$ X+ [6 x0 z' c7 B" P初看消息,电脑前不少观众都暗自欢喜,心说该不会学起了有线台,在韩剧制作界奋力推行特辑制,搞不好三大台也开始效法美剧,在首播时来个两集联播特辑。谁知看过才知道,原来是换汤不换药,每晚播出的份量并未改变,变的只是集数。缩减每集播出时间,将原先一集的份量,化整为零,砍为两集,如此一来,广而告之播放就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
5 P1 ?* X/ i, Z
3 n) e- U/ d% Y0 U4 d1 ]& {1 j每集间隙,刚好进行广告位招租,虽然只有一分钟,但怎么说也是黄金档,价格不菲也是必然~
! ~1 y2 H. _$ w9 y6 O8 D
' l9 _8 j" a  {; R; T$ m0 t如此一来,电视台有了活路,虽然传统媒体在网络时代艰难度日,收入屡屡萎缩,不得不为扩大收入途径开辟新路。可是对观众来说,却颇为不便。这样一来,周三周四晚间,原定一小时的收看时间,要被广告打断,延长为一个半小时左右。所以,修改编成,缩减每集份量,这是创新,也是探索,既是对观众的考验,也是电视台为创收所做的尝试。这尝试会否被接受,需往后看,但对收视一定会造成某些影响。影响为何,只能走着看,可是2017年夏季播出的编成安排引发的竞争,一定会被记入韩剧制作历史,这是新编成推行的第一剧。4 v1 j- y& U' ?  M  L, E, o

# S  r2 L, s; V5 n  X" M- J不知不觉间,电脑前收看的人,记录的人,都被裹挟在时间的洪流中见证播出历史。
% |, Q& ~4 a, E: x6 `. K6 A, C0 K' ^
3 e; }# p; X; n4 }- l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谢绝转载  谢绝引用
9 k/ q6 m0 Q3 h. t* e2 D+ Y' n% x
% x. u1 |8 a! R, z; l4 N0 H5 C

/ \( x# W; a8 _5 I. j8 E. a4 @奇怪的搭档  二见钟情8 Y$ R# A3 c+ B! T/ l* U
第一篇 谁

! W7 A: _9 g0 ?% q& |5 p0 t4 ~4 k, E0 N/ f# h) e3 |0 U
在开始讲述我们这个关于法度与真相的故事之前,先来看一道脑筋急转弯题目:
0 j' ^' X8 D3 T8 |, C
! b6 p$ ?: P& w妙龄女郎和一位老人一起去草原里打猎,狩猎者持猎枪同行。这时来了一头狮子,晃悠着走近树丛,老人用随身携带的长柄雨伞尖头对准狮子,嘴里喊道:4 _/ P& j) N% l+ |, X: M
9 z% u% D8 J, Q; Y  ~5 R3 y
呯呯梆,用我的伞枪让你灭亡吧~
2 T" `& f+ Y1 g6 N
" Y& m0 `, K1 U8 _这时,狮子突然被击中倒地。于是,女郎连忙鼓掌并亲吻老人说:
; }7 m2 M! e0 x" u. \( `5 R, w2 a+ z% @( O# C
“枪法真是太棒了~您老真是英雄啊!”- B4 M) U+ \6 k# m; o9 m2 |9 V
: D1 s2 q  f, ?& Q, h
提问:狮子是谁打到的?9 s! t+ V8 _% H2 h9 l* g
& Y: n3 @- Z0 o) u! e4 d
答案显而易见,狮子是狩猎者在一旁用猎枪打的,老人举起雨伞也只是做个样子。只是因为老人所做的姿态太过明显,让旁人都误认为有可能是他用雨伞瞄准就能把狮子击倒。
$ e0 m1 b- K& j* V" C3 x5 B/ x+ b; q9 O- i( U0 ?$ X+ v
可是,这样明显的推断竟然不适用于法律研修院在学的殷奉熙和资深检察官卢智旭,让法律系研究生在地铁上被咸猪手骚扰后误会是站在一旁身着笔挺洋服的检察官摸了她,就因为检察官站在她旁边的时候也看了她一眼,这可真是咄咄怪事。可是,身边分明就有长相猥琐,表情异常的中年男子,殷奉熙为什么不去怀疑另一边站着的中年人,而去怀疑站在自己一侧的卢智旭?, C3 N9 y# g' B! |3 f

* W. u+ O7 u: h8 i+ F核对相关画面可知,咸猪手的这位中年男子可说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惯犯,他是特地反手从另一侧伸手去摸,这才会骚扰得手,还引起误解。从个人情况解释来看,卢智旭对情况也缺乏判断力,他只是纳闷身边的女孩子不时对他怒目而视,却不知道原因,还纳闷地看了对方好几次。于是,误会就这样开始了。" Y, I. w2 F1 Y9 f0 m
- H$ j3 C$ `/ K; Q4 T, S' j1 V
……
' }( f5 M- C2 A8 p
8 F9 o4 M& @- g0 Y9 c, m过程不说也知道,这是殷奉熙和卢智旭的第一次见面,以两人都失察,都误解对方,相互叱骂,互相指责告终。卢智旭委屈的说不出更多话,就连赶去酒店茶座,也气得对如同父亲一般的律所卞代表发牢骚:
( A" P3 P, B1 L+ S
( X! r$ S8 w6 P2 N4 t& Y-是啊,今天真是……都不知道怎么说了,简直不知所谓!
2 y- `! ]% q7 W; X7 T7 U9 _' z6 \
  o" z7 o( l( d/ P) M可是,卢智旭和殷奉熙都不知道,他和她接下来究竟会遇到怎样的人生风暴。他和她的人生轨迹改变,其实就从下一面开始的:
% M4 N, _( y) l) F+ g5 \' o% F. O4 x/ P4 b' [' x% \
按照殷奉熙的回忆,她是受到奇怪的短信,告知男友张熙俊在酒店与人约会,当时心中存疑,虽然将信将疑,还是赶去一探究竟,就是在路上遇到了奇怪的男子,还遭了咸猪手,气到大吵一架,这才赶去了酒店。没想到短信内容居然成真,于是她气到无语,看到男方非但不抱歉,反而问她究竟要怎么办,顿时无语。就是这样无所谓的态度激怒了殷奉熙,身体动的比脑子快的她,就在那一刻喊道:
7 T( G( \2 Y) M7 N! p) g" y/ R' X( m( J, P0 X
-我会跟第一位碰到的男子睡,管他的!
4 ^& R! M3 X- c; e- a
7 I+ k: G* U/ `) x. n# ^猜猜殷奉熙碰到的人是谁?BIGO~没有错,就是卢智旭。就在殷奉熙忙着躲避迎面碰到的人,摔倒在地最狼狈的时候,对她伸出援手的就是卢智旭。从现场情况来看,是卢智旭故意撞了殷奉熙,给了她拖着比男友强的人离开的体面。
) u0 }- j, g. h3 I, S% n- [" e7 @2 [3 Y5 \3 E- d: N
分析到这里,可能不少观众都会纳闷:
6 ?4 k6 W% X% \  k: A% _: x
/ B& a; K+ \  m5 Q2 ?" a既然男女主人公见面是以误会开始,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恶缘,男方又怎么会在危急时刻伸出援手,特地帮一把呢?. m8 m: U+ C! o( `# O/ u3 G

: I4 z0 E$ z; F根据卢智旭自己的回忆,他也曾经历过恋人难堪的背叛,那种羞耻感,让他深受打击,至今无法自拔,所以,他愿意尴尬时刻伸出援手给殷奉熙支持,原是出于同理心。可是看过他们此后故事的观众几乎都发现了,自打第一天见面,一人懵懂误解,一人拼命辩解,误会之余争吵,吵架后却又由男方出面维护女方,保护她的自尊心,维持她的体面,这种相处模式已经成为殷奉熙和卢智旭的相处常态。那么,卢智旭当时真是出于同理心,才给殷奉熙帮助的吗?往后看。, |- O% v  n  i5 m7 z7 D7 k

5 N, d1 i9 ?$ w3 F之后发生的事可说是匪夷所思,虽然有会否醉酒一夜情的误解,可是殷奉熙却因此对卢智旭留下深刻印象,而她也因为这段赌气的话,被男友和其新女友造谣,变成一夜情被逮现行,不得不分手的劈腿倒霉女,在研究生班里受到二人孤立,更倒霉的是,在检方的实习,她的指导检察官居然是卢智旭。可是,对于这个无法直视的后果,殷奉熙始终无法从内心接受,只能按照自己所愿,当个自己心里所认为的“疯女子”,见到前男友张熙俊和现任女友总要高歌一曲:% c  |+ B  n! K  h- u
! ?) g- e# A# I( I
-我疯了,疯了,我要杀死你~
9 R1 q6 l: `( C. D4 n4 F& R: b5 p0 A
虽然只是赌气,她却没想到这份诅咒会一语成谶,张熙俊的尸身真的在那一晚出现在她面前,吓得她顿时傻眼,跌坐在地,瑟瑟发抖。
1 H) a) D8 w2 P- p2 D- T$ x
4 O/ }$ W8 `# V" }8 d0 Z. l剧情叙述到这里,出现了一个问题,也许不引人注意,但对之后剧情却有释疑解惑作用,因此必须单独分析:
% `( r! i' w0 p9 o7 z' M4 d% ~& p3 F! d# g8 S) ?
那天究竟是谁给殷奉熙发了短信,引得殷奉熙去了酒店,造成这场难堪的大堂分手秀?短信发送人可说是造成这一场不幸事件的祸首。
9 d1 L3 w& q" l+ Q/ ]+ s2 R' l4 Y$ Y( e0 T& n# Q
从张熙俊当时的表现来看,若是与人在酒店出现,有可能是完全不介意公开,也不避讳他人,但是从他对殷奉熙所说:
0 g$ ~9 A  x2 R! @4 c" n2 G# h  e3 G" z3 z/ h
-奉熙啊,你看到啦?你怎么来了?6 ?2 R- i% H, S8 a: ]7 x; l
1 s$ m$ V7 I) f. _; @9 ?
-那怎么办,你有什么想法?
, N1 |* R6 G+ Q$ T! x- m. @

; l" l. _  T! p这样的话来看,当时他并不知道殷奉熙会在此时此地出现,对殷奉熙的过激反应,他也没有对策,可见,张熙俊当时并不知道殷奉熙来酒店,更不想分手,因此发短息的人不是张熙俊。从殷奉熙后来的叙述来看,在收到短信时她并不知道男友移情别恋的事实,是被短信骗去的。所以,短信的事并非殷奉熙个人捏造。除去这对感情出问题,闹分手的情侣之外,当天肯定还有另一人知道酒店约会这件事,就是与张熙俊在酒店约会的人。既然前两人都不是,那么最有可能是介入张熙俊和殷奉熙感情的第三者为求二人分手,自行上位,故意发的短信。说到这里,可能会有观众纳闷:8 A, V6 @  A: C: Z# e  q: j" q3 B
9 I+ [9 V, N$ u- N4 g
既然分辨得这么细,第三者都没露面,又能知道是谁?+ @# L- o( T# J3 G& T9 u0 Q
! O  h0 J# p# v4 x  i4 e
别着忙,有办法,既然在酒店闹剧之后,张熙俊对外宣称是逮到殷奉熙劈腿,这才无奈分手,自己是受害者,那么怎么会立时与他人交往?这其中肯定有问题。所以,只要确认张熙俊在殷奉熙之后究竟与谁交往,查找第三者就有眉目了。确认此后殷奉熙对峙的相关情况来看,就是她的同期同学罗智慧。分析到这里,可能不少观众恍然大悟,为什么在酒店闹剧后罗智慧会第一个站出来痛骂殷奉熙,还处处与她为敌?
! x! Q6 M% A5 @6 p: V/ m( [; ~/ d8 A4 t; M/ j/ n1 v
原来是为了遮掩自己横刀夺爱,又为避开道德上的谴责,于是先下手为强,先行一步,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谴责他人,这才能为将自己介入他人恋情的丑陋行为合理化。不过,剧评毕竟只是作品分析,要对剧情和人物进行剖析,而非站在道德的立场上评判对错或是辨别善恶,因此这里只能列举可能性。在以上分析发布时,曾有观众表示不理解,继而提问:
0 C" G( d4 F( _$ R, ?/ Y  E
. B$ U2 ~2 B  d$ \“发短息的肯定是小三,但是不可能是殷奉熙她同学吧,同学她那是后来的。”
% O+ u0 l8 ?. n5 d% ^# v7 a) b2 O6 i/ _6 k
那么,为什么发短息的人和第三者都是罗智慧,不是旁人?
- U/ z3 Q) E8 x) `: _
! `( }0 p5 e. G6 _那是因为罗智慧的表现太不正常了。如果是出于同学情谊,或是对于张熙俊的倾慕,她也不可能特意站出来,更不会以亢奋的姿态痛斥同期殷奉熙。
* G/ V' W* k/ Q5 c' h, N1 g6 i+ P% f+ N  E& j& n
这里需要专门解释激动与亢奋的区别:究竟什么是激动?什么是亢奋?) [0 u9 f  ^4 Y$ j! s

8 C- t2 H3 b5 p6 d" T激动是情绪上的强烈波动,也就意味着激动的人情绪波动大,也是极为自我的,而亢奋则不然,亢奋是是由于情绪上的需要,所作出的剧烈表现,由于有需要,亢奋的情绪不自我,而是在观察对方。罗智慧对殷奉熙的态度就是在做出有攻击性的举动,在激烈行动时观察对方,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殷奉熙的面孔,而非自我的情绪表现,可见事事都在罗智慧的计划之中,她接近张熙俊也有其目的,因此她最有可能是算计好整件事特意发短息的人。此后,在罗智慧竭力想要靠近卢智旭前女友车宥静,在两人对话时,已经说出自己曾经劈腿同班同学,当日去过酒店的这个事实,因此可以判定那天在酒店与张熙俊约会的人就是罗智慧。至于罗智慧会否就是发短息的人,往后看。
4 H2 ]3 j2 B6 D+ a9 |
% K$ O' G5 Z0 X% ^) j在张熙俊被害一案当中,有几个细节很值得一提:
" R! L3 ~$ J6 {' e8 K1 y" Q& w1 B3 s
@关于真犯前来殷奉熙住处灭口的可能性。
7 u* A) ]. E: V$ e9 K8 J6 {' W8 o5 ~( T, \8 [
在殷奉熙作为检察官办公室助手例行讯问嫌疑人时,曾遇到过地铁里相遇的那位中年人,此人不仅有骚扰女性的罪名,还有私窥的癖好,在讯问过程中对方曾对她提起过:
. c, S7 K0 w) ]* w' I6 g. L
( z' m5 P- H7 T! f. `" G; v( m( y-我看到过杀人喔,您不知道吧~
1 _' W! d5 z' o: |: E+ t' X$ h7 x8 a  V7 l& G
-我真的看到了喔~那人好像看到我了。
. w5 b" b9 E* h. l0 E  l

9 U1 y/ t/ B, \* F; m可是殷奉熙当时并没有引起注意,只当是犯人的胡说,一笑而过,殊不知这就是真犯下手的理由,那一晚也是同样时间段,眼睛高度近视的殷奉熙打开过窗户,有可能也被真犯看到,于是真犯想起那一晚发生的事,其实是特意寻来灭口,却不曾想遇到了前谈判的张熙俊。, z; z& _: o& k' D! P; a( I
, c; U3 l! r! K' B9 G0 Z
@关于张熙俊来到殷奉熙住处的可能性。. z  t1 h8 a5 U8 ?% N( ^

$ i! K% V4 a% W- p0 T: u# r9 n& n7 m! o在事发当日,张熙俊曾因放不下殷奉熙,又见她被卢智旭示好,心有不甘,又特意在下课后拦住女方,想要修复关系,却被女方嗤之以鼻,最终在对话时,听到女方说:$ T* |. I7 U& @

: h( p! ^; E6 L! k2 h-我那里还有你的东西,你自己看着吧!
& D1 |9 O1 t, _6 W
0 \- w3 B2 D8 c, g% e这话,看似心有所动,可见,当晚张熙俊出现在殷奉熙家,有可能是在当时把殷奉熙那句“看着办”的话当做是给他复合的希望,因此深夜特地来访,原是想要恢复关系,而非送死。
' u0 `3 Z. r" R; ^+ g; M; \1 @
% S- d+ L: B' l# f) S由以上分析可知,事发当晚,真犯有可能是为灭口,看到打开窗户的殷奉熙,误认为深度近视的她看到自己作案,这才跑来这套公寓内灭口,没曾想遇到的是张熙俊,于是想都没想,直接砍了张熙俊,这才引发了这场充满误会的杀人案。+ a/ U3 O' q( a* e" O# @: B
1 M1 H6 c: W" ~) t1 E+ n$ q
以上即为改变本剧主人公卢智旭与殷奉熙人生的案件,也是本剧第一案:
( i# N* |* i5 m: Z  M5 h# w) H; {: G7 }3 {) H  k; U
第一案 司法研修生深夜被害案
# V+ a' h, Z2 Y( ^) n& M/ t0 n
" v/ l4 u9 ^: J5 K1 A正因为这一场大案,这才牵出了日后种种,也改变了男女主人公原本一眼看得到头的人生。关于他们的选择和爱情,下篇再议。预知案情解析与下情如何,请继续关注下篇。
6 G8 b- @. I# I9 g$ |2 ^. L+ @3 i; ~6 i  l6 s
8 _1 }( `5 O% }$ d( j1 W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谢绝转载  谢绝引用! d% {4 p6 v* C8 }6 h
: c: }/ ?. K. k( {+ j: O
奇怪的搭档  二见钟情
6 r) i# l: N% W; ~* k. v第二篇  证据

! X0 D6 |+ c% H0 I6 i2 U  s$ D  G, @$ u9 c& F
当粗心大意,却心地善良的殷奉熙无辜陷入前男友被害案件以后,观众几乎都将注意力转到了案件审理过程中,观众在意的点几乎都集中在:
1 r, M# m( O, Y/ x; I2 q) l. p6 T! K, e
作为殷奉熙的指导检察官,卢智旭会当面对她提起诉讼吗?: `7 `9 h0 k" o7 n3 M2 h. G& [

" |6 o7 z' b4 p! [4 g6 ~# @就因为诉讼情况过于紧迫尴尬,造成了一个小小的收看高潮。别,别笑啊,也许本剧首播收视不够理想,但不影响作品水准,这始终是一个精彩的故事,高潮迭起,可惜与韩剧普遍叙事方式不同,不能被韩国主体收视人群接受,但好看,还是好看。
& \' H7 i# z! G2 @! ?0 L& C4 X- s1 a& P. j$ v+ W1 y+ S
在解析张熙俊被害一案的办案过程之前,先要解释韩国公检法办案的流程和权限:
/ Y: s( g9 e& y: U2 ~/ m+ T5 c7 k4 {, I6 y, B
在韩国,警方负责立案及抓捕嫌犯,并将相关材料和嫌疑人移送检方,检方则负责查证和办理案件,如有调查需要,还需下达搜查令,要求警方进行专门调查,并提交相关证物,待查实案情之后再将案件移交法院,依法提起公诉;法院则负责审理和判决,按级别划分,分为三级,采用二审终审制。6 W  C/ A: H% f+ x5 x- `
; ~! C  X+ g# r" a$ l
解释到这里,可能不少观众已经明白在韩剧中总是出现检察官受到极大尊重的原因:/ I' p6 A3 u8 v7 g- p. A

$ {; A* M: n% T" s+ A; J* T检察官不仅有调查权,还负责查证和办理案件,在需要时可以搜查嫌疑人相关地点,在查实案情后还可推翻警方确定的案件结果,因此在韩国法治体系当中,检方的权力最大,高于警方和法院方面。所以,这就是在韩剧出现与罪案有关的内容时,总是会提到:5 N  A5 V1 b$ d8 ^* _4 h
3 O, |. A2 ?8 G9 {3 R; _
-那你能不能拿到检方给的令状?& |8 A) W9 r( w& b$ r
, H+ t( t) I; v: a5 W5 o8 {9 D
这话的原因。台词中总是提到的“令状”一词,就是检方出示的调查令和搜查令,这是具有相当级别的检方办案人员才被授予的权限。而检方的权限搁本剧这里,则是女主人公殷奉熙的灾难,因为该案被害人,也是她的前男友张熙俊当地检方负责人的儿子,张熙俊的父亲在剧中被称为:支检长。从剧情相关细节确认来看,支检长不但不具备检方人员最起码的公正贤明,还是一位刚愎自用,自作聪明的检方基层负责人。如果仅有前一条,在法界靠着家世背景和学历人脉,还能随意打混,可是摊上后一条问题,这可就麻烦了,会在胡混数十年后自以为如鱼得水,却会在关键之处栽跟头,而且栽的是大跟头。此处回复观众提问:
1 u6 ?* O  ~# b# e& O
0 L  T6 V6 R. s' B4 g- Q/ A1 I# M“看起来支检长都布置好了,要搞死傻奉熙,可是为什么卢智旭有办法撤诉呢,而且支检长还拿他没办法,支检长直接干预不就好了?”
, H( J, I1 c! _9 n0 V* m
5 ^: G% x$ `$ r0 a- C$ y问得好,既然支检长都布置妥当,为什么卢智旭有办法从中找出缝隙?
: ?# v8 b2 s8 o+ h) b- D+ R* t. o9 p( e- {0 n# m1 L% g/ h% M
这恰恰说明支检长急于将殷奉熙入罪,忽略了最重要的事实,反而留给卢智旭以充分的理由撤诉,这才造成入罪不成,反被灭除定罪殷奉熙所有可能性的后果。在解释支检长所犯的错误之前,先来看卢智旭的处理过程:' T: Q7 M% s2 q% v1 p4 p3 C& B6 ~
* m7 i) s: Z8 y3 W# f
从他在审讯室与殷奉熙见面的情景来看,他完全不相信殷奉熙就是真犯,与他此前所说的:
0 B+ w, v. A' q, P' ^: p9 J9 y7 A# A4 G, h0 q
-不,我最讨厌罪犯了,不要,我一定要把他们都入罪!
: _! B: d5 }7 I7 ^6 m7 r
8 S8 N( k$ W4 f- ]! _( _5 r这话来看,卢智旭对真犯自有其评判标准和推断,而在案件调查之前,他就已经确信殷奉熙不是真犯这个事实,问题只在要找出殷奉熙不是真犯的证据即可。正因为如此,他和负责调查的房系长才查了又查,反复核对相关案情和证据,终于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实:
% j4 Q3 \# \& F1 P& ?% d, s7 `: v- _$ P$ e9 _8 m+ N
案发当晚事发地点所有的监控都没了,就连便利店营业员都说没看清来买东西的人,不能证明来人就是殷奉熙,而且在调查时,反复搜寻现场,始终没有找到凶器。& n4 |3 p3 S- z3 ?( Q" L  e
- w* O+ E& w$ o$ s( w% B* K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 U/ E' B: H( K/ w! N8 A) E$ r% V; l! i0 E* s/ ^1 ^
对照后来卢智旭成为律师后,对当事人家长所说的:
0 ]6 @9 d) y! _- `1 K" S
2 }; H. R# D& y. w1 t" ^8 T/ ?-不好意思,我恰好就是少年登科,我在大学的时候就通过司法考试了,检方工作经验比一般人早好几年!
' M  d( `. r* t6 U% c, p% H2 d+ [/ W; I; u# ^; k5 E
以他这样一个有经验的老检察官来看,如有能够证明殷奉熙就是真犯的相关证据,为中年丧子而心痛的支检长早就提交给警方,不可能出现证据没有,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殷奉熙行踪的情况。如果出现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殷奉熙就是真犯的情况,能够说明事发当晚情况的证据都没有,恰好说明有人在有目的有意识地掩盖真相,阻挠检方办案,不让担当检察官核实事发当晚情况。因此,湮灭证据的人,不论是支检长或是其他人,都是在从侧面证明殷奉熙不是真犯。简言之,就是掩盖事实的人,恰好给了卢智旭提了醒,从侧面告知殷奉熙不是真犯。/ W! z2 M( `+ r2 Q8 W5 s; R5 j
4 l4 I6 u' J& e: d9 k5 q$ S
那么,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检方究竟能以什么证据将殷奉熙入罪?
% k5 c1 B7 F7 Z& s' d8 |/ e. t2 D
% J% C4 s; P4 }6 E8 Y2 U/ w这就是卢智旭在回答支检长的询问时,低头嗫嚅说出的那句话:
9 p5 g# `  H9 ]- o, Q
0 Q% A: V" h( J2 y0 I7 T-还没找到凶器。' e5 p/ [) \" y- S  D' D* a
7 L: _$ n% k' W8 m0 H; Q' ?3 ^) z
的由来,这话让支检长也无言以对,所以他恨恨地给出一句:: G& s7 F/ q$ v% o* c0 g! c

  e4 t0 w# A: u: ^7 C) j-会找到的,就要找到了~
, J3 P7 N( `( ]2 d
. q5 m8 a$ s  [! Q0 o! T/ z. U此处标记,这就是支检长的不智之处。实际上,卢智旭虽然表现害怕或是委屈,回话吞吐,声音不高,但他说的那句要找凶器的话,反而是最有力的反驳:
$ j0 Q) `; E2 {
8 G7 S" \2 E6 q9 u( S& U5 i+ M最能证明真犯犯罪事实的物证是凶器,假设殷奉熙就是真犯,为什么她交待不出凶器在何处,而且现场也没有留下凶器?
; ?" c1 {6 z5 X  t+ b7 e  O6 f( _. t0 H) o( b" u
就是这话提醒了支检长,让他认为只要找出凶器,就能将殷奉熙定罪,因此给卢智旭的回话看似是安慰,肯定和打气,其实是受到提示,想要做什么的预示。所以,负责调查本案的担当检察官卢智旭和负责处理案件事务的房系长一起看到了让人愕然的奇特景象:+ e6 e' y  p/ `' d" ^- @# Z

$ U- U; X6 i6 [0 {% x, Y1 [& P: q在反复搜寻过的现场,出现了一把沾有被害人血迹的刀,而在时前,房系长已经通知卢智旭,警方办案人员已经在距离公寓千米处找到了一把占有血迹,疑似凶器的刀。+ x0 j3 v. l4 e6 \# f
( k3 f5 ~% V* Y; F5 T! {
要不就找不到,要不就找到两把刀,这又是什么意思?
2 T+ z. U9 S. K- o! h) b: o/ g" }2 W
& J  }. x8 a9 f- D当然不是被害人被杀死两次,张熙俊被害的情形早已被确定为当场遇害,尸身伤痕也被证明是使用同一凶器所为,因此出现两把都沾有被害人血迹的疑似凶器,只能说明其中一把系伪造。; P9 v; @! d3 |& {. v% h0 F& e

! ?& h' O6 ^) d7 U8 s+ n4 R7 `分析到这里,不少观众很可能恍然大悟:
: h7 Y1 @5 W0 A+ _. m- S: T, ?1 s0 r5 [3 t8 f6 |( w0 \
为什么支检长会大喊会找到这话,原是他为给儿子报仇,动了歪脑筋,丢出一把符合案情的证物刀,特意放在案发现场,专等卢智旭和房系长找到。在剧中,卢智旭的脑子肯定动的比观众还快,在得知另一把刀也出现之后,他当时就做出判断,要房系长照样提交证物流程,但不要跟人提起这件事,他自己则马上收起证物,留作他用。
2 \# }% W. g) Z) [  [# U9 Y7 D' ]! i) F, G* C7 J
此处继续回答观众提问:既然都是能证明傻奉熙清白的证据,卢智旭为什么不在证据中出示,非要等到最后判决前才拿出来,他是不是心理斗争了好久才决定救奉熙?3 Z  M4 P4 e2 K6 i# ]7 Y
) ?9 w. \1 f" e9 x
对照撤诉后支检长怒不可遏,对卢智旭劈面就是几个耳光的态度,卢智旭在发现有两把疑似证物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支检长已经越线,正在暗中布置,有意要将殷奉熙入罪。既然如此,就可证明殷奉熙不是真犯。可是第二把刀出现,已经说明支检长为给儿子报仇,非要将殷奉熙入罪不可,因此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若要保护殷奉熙,当然不能告知他出现证物提交已经出现漏洞。所以,保护殷奉熙,使得她余生不再受到该案影响,是卢智旭在要求房系长保密的时候就已决断,不是思想斗争好久才决定的事。如此一来,就能解释在庭上要宣判前,卢智旭以本案担当检察官身份出示两把刀,并宣布撤诉所造成的震撼。之所以说震撼是因为,按照韩国法律:
( `$ r- \2 P4 V- t* c& x" ?
7 W$ K0 B: s+ O( l* A  \一经撤诉,不得再提起诉讼,否则就要被法律制裁。
  [% e7 k5 D" T0 [3 e' c& L3 E) e4 `+ E: }8 Z' C! I/ Y
所以,这才是支检长在卢智旭在庭上宣布对殷奉熙撤诉后,气到呼巴掌的原因所在:
9 A* i2 q8 {. |. D9 Y0 h
( P: I2 {* G" l+ }3 X' M! Q他所寄予厚望的卢智旭,不但没有帮他将殷奉熙入罪,反而亲手除去殷奉熙被定罪的所有可能性。
& u$ W! X/ ]$ ?0 g; V# }8 z) |. v) C; I
证物提交重复,依法撤诉,按照韩国有关法律规定,这是担当检察官的权责范围,哪怕是支检长也无权翻案。就因为定罪无望,支检长才会如此愤恨,恨到要卢智旭走人。在此之后,法界众人对卢智旭的称呼已经从卢检(卢检察官)改为:卢辩(卢律师)。
8 x8 M" E) f/ _( [; l- X1 n( j/ _& n9 D" K) l* d; K3 c: ~/ {: M/ X
以上就是卢智旭在处理殷奉熙相关案件从起诉到撤诉的全过程,就因为被告殷奉熙被证明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她谋害被害人,本案调查暂时告一段落,但别着忙,张熙俊被害一案还没完,这是贯穿全剧的重要案件,也是串联起殷奉熙与卢智旭奇特缘分的疑案,更是卢智旭检察官生涯中办理的最后一案,按照他的想法,作为一个胜诉率高于业界顶尖高手的检察官,最后一案却未查清真犯,他也觉得心中有憾,十分不甘,因此本案不会轻易结束,之后还有重要叙述。虽然告一段落,但该回办理过程也留下一个非常突出的疑点:( l' k" g% Z+ ]/ a" H1 f+ ?
; R5 p& v, f# V' L3 u
哪怕支检长既熟知法条,也手眼通天,除丢出一把刀来,究竟是如何做到把所有直接可证明案发当晚情况的证据都消除这样天衣无缝?  j" ^, u2 d3 I& A- H" T7 v7 {$ n
+ A' m: d, E! a
以支检长这样笨拙的手法来看,此人虽有决心,也有动机,但以他的水平,根本做不到天衣无缝,不是没想法,而是能力不足。这样严密灭除证据,究竟是怎么办到的?殷奉熙脱罪之后,就能摆脱所有问题,成为自由人吗,离开检察官岗位的卢智旭又该如何自处?预知下情如何,请继续关注下篇。1 X, s3 l8 R9 n( {* v4 l

# [6 ]$ v. d0 z6 g& N% H

# r3 g! ~7 M0 b% D/ m3 {, |3 T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谢绝转载  谢绝引用5 b; f5 Z# R& ^

; C& k9 {5 B2 ?7 x+ p9 s
/ _! z4 l. j$ s/ _  d" L奇怪的搭档  二见钟情6 d1 v8 I/ n  F, I4 K
第三篇  小确幸
8 k1 J' l2 W$ P' p0 A
! U9 Q$ K9 i6 ^8 {2 {
爱有先知先觉,当知当觉,后知后觉,可是如同卢智旭和殷奉熙这样互相在意彼此,后知后觉到进度一致,还跟自己说对方不知道自己的心意,满足于每天按常态相处的律所男女,还真不多。单就这一点来看,本剧可列为韩剧史上开先河的作品。6 J8 K! l( o  m6 a

1 o! K# S0 t/ t& O( K# M卢智旭最初与殷奉熙结缘,当然不是在地铁上被女方误解为咸猪手,地铁上发生的事只是误会,迟早会解开,若是不能解开,当时吵过也就算了,不会结下什么样的因缘。二人结缘是卢智旭在酒店大堂特地站出来,故意让女方撞上自己,给了与劈腿男友闹分手的她一个体面离开的机会。从事后卢智旭内心独白来看,当时他就是出于同理心,为了给同为受害者的别位恋人一个机会,真正出气的机会。按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 _. w8 d- t2 D0 Z9 P
* `1 B; F  _/ k4 ]% a" U$ ]5 B4 R; N" S
-哇,如果我也能如此愤怒。那瞬间,感觉我愤怒的情绪一下子被治愈了。* m* e' o" D3 S% k1 [% o
: e# f# i( r1 q% E. m& i: `
所以,与殷奉熙这样特别的女孩子结缘,并无他人强迫,当时也不存在为难的处境,迫使他必须如此,是卢智旭出于自身意愿的选择。最有意思的是,观众都看到了事后卢智旭内心那絮絮叨叨的独白,这可是很不寻常的。不过,当时剧情并未展开,看出异常的人,仅有当时在场与他见面的卞代表。作为他亡父的好友,如同长辈一般的法界前辈,卞代表当时就察觉出不对劲,于是事后就跟他说:5 ~: `+ b% s# P

9 b2 w+ G4 V2 A$ P) b-这还是除了宥静之外,你第一次对其他女性感兴趣喔~
7 j8 A2 z5 l* Y" z/ ]$ L; X% Y5 z8 e2 E) U
可见,熟悉卢智旭常态的亲友已经发现不寻常之处。究竟是哪里不寻常,后来房系长对殷奉熙的话,解释了卢智旭的常态:3 F1 i9 U: n$ f; a5 B( r: R

' O! g  q. \- b$ s9 k-我告诉你哦,卢检,哦不,卢辩他可是我们整个支检对感情最迟钝的一个人。
' s3 h0 e$ W6 k. R& W: c
) E0 t2 `2 k* k+ A-从前我们办公室有个搜查官,女的,愣是暗恋了他好几年,周围人都知道了,他都不知道的。* a/ X5 t. f4 V+ l. r+ Y+ o6 q

1 r! y, J3 [2 o! A8 @) C9 z% ^6 h+ @& b卢智旭是否对感情迟钝,容后再议,但从最熟悉他的老同事房系长的话来看,日常生活中,卢智旭对异性示好,确是抱有视而不见的一贯态度。所以,在此处,卞代表纳闷的就是卢智旭对殷奉熙非同一般的处理态度,就因为好奇又纳闷,这才开口发问。所以,此处不寻常之处恰是卢智旭絮絮叨叨的内心对白,比起日常他漠不关心,毫不在意,直接无视的态度,为什么要在帮人之后以这样堂皇的态度解释,而且还是对自己解释。这样的态度只能说明卢智旭他自己也察觉到了这样做的不寻常,为了对自己交待,这才罗里吧嗦在心里跟自己说了不少话,为的是解释为什么这么做。或者,解释本身就已经是一种对殷奉熙之于卢智旭不同寻常意义的认可。
) g' x  K) s& o
' S6 |: \. x! B  P1 v比起第一次出头,卢智旭第二次出面的情况,更是不同寻常。为什么这么说?
7 h$ Z: A' B* x. e$ C  v$ ?0 y8 q- w" e8 o% o. M3 o: y) {& D
看当时情形,殷奉熙正被张熙俊和其现任女友罗智慧嘲弄,笑她在分手后狼狈度日,处境极为可悲可笑,就听殷奉熙不服气到又辩解又高歌绝杀负心汉之歌的时候,路过的卢智旭出现了。剧情显示是卢智旭刚好路过,听到这一番对话,对殷奉熙的尴尬处境深感同情。就因为这份同情,促使他再一次出头,突然走到三人面前,还在张熙俊面前,对殷奉熙示好,做出亲密举动,摸摸她的头,顿时让优越感十足的二人气急语塞,于是各怀心事,恋爱如演示的两个人终究有了不同心思。最值得关注的是,事后卢智旭的内心独白又出现了,这次还是他对自己交待,为什么要帮殷奉熙,据他自己的心意出面,为自己辩解,还是出于同理心,否则他这么爱干净的人,怎么会去摸这样几天都没洗的油腻腻头发呢。
. }. I( J5 w- E1 \2 N9 N2 h( }$ G
# l- X4 g" @# \6 O0 w' C# m1 G到了第三次,在支检长下决心要将殷奉熙入罪,采取各种措施,封堵殷奉熙为己辩护的可能性,当卢智旭于庭上突然出示两份证据,并当着裁判官的面,宣布撤诉的时候,面对旁听席上目瞪口呆的众人,卢智旭对殷奉熙的心思,已经到了不需要在心里为自己辩解的地步,因为这是他在见到第二把刀并做秘密检验时就计划好的事,他就这样一边吞吐说话,一边宣布撤诉,全然不顾周围众人愕然的目光。这回,就在旁听席上,就连卞代表都忍不住说:( }$ [3 N- D8 S- [" @
" J# k7 X7 w8 @" U2 {) K3 k3 ^
-也不用做到这个地步吧~4 G1 L- ^1 I+ m0 d! x2 a
$ ]% V9 p, ?0 P
当然,有这个想法的人还不止卞代表一个人,还有另一位,坐在旁听席上的还有卢智旭从前好友池恩赫,他也喃喃自语,来一句:
% [2 k) q7 R1 o7 I4 U  Q% n; R0 c! ?. E7 M1 s) N& A
-不是吧,也不用这样吧?
. f1 a; ~% P2 Q. j8 B- t3 e6 o1 Q. }; R( B( j. |0 q' s  p- y& U. t
平心而论,池恩赫身边的人们说的并没有错,若是真想要保住殷奉熙,并且给她帮助,让她避开这场检控,完全可以采取其他办法,比如说在有限的时间内找出真犯,找到证据,就如卢智旭之前所做的,为殷奉熙找到池恩赫这样的辩护律师,从辩护方面下手也可以,不必非要做到这么绝。可见,卞代表和池恩赫两人都清楚身为本案检控官的卢智旭这么做,究竟意味着什么:9 L: g" {' s0 s2 h4 x* V7 @
  w. J- W# y/ Q+ C
这是从根本上粉碎支检长想要将殷奉熙定罪的有力举措,可是若由检控官来做,也就意味着公然与支检长对立,对担当检察官不会有什么好处,将会遭到最严厉的惩戒。
! }) `! C1 X9 u) S; J/ k  U3 d4 q# [* b& n6 p: R( Q( l% e; S1 s% d
此处最值得关注的细节是:卢智旭微低着头,就站在支检长面前,任他打骂,面无表情。从事后卢智旭挨耳光时的木然和平静来看,他对支检长的反应早有准备。由此可见,卢智旭本人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么做的后果,但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就是为了保护殷奉熙。当然,对这份决断,卢智旭还是对自己有了别的交待,比方说他会在内心独白里,忧伤地对父亲说:
% i. f3 [8 s/ B# _1 c: `- d5 W, \; C4 k. F$ ^& d
-爸爸,今天你儿子我为救一个无辜的人,脱下法袍了。
/ k% [, p% d, P! H6 W; y4 U; ~8 K& Y3 [
实际上,对旁人就漠不关心,直接无视,对殷奉熙就偏激非常,把话说死,把事做绝,事后却又反悔难受,趁别人不注意,自己溜回去诸如此类的情况,卢智旭已经做了不少,后来就成为一景。这就好比他在离开地检署那一天,刚好遇到殷奉熙拎着袋子来跟他见面,见到女方,他就坚决地说:1 ?* L0 {: I8 }! u9 `
. ^" B' V. \6 t
-我以后,绝对,再也,坚决,不想见到你了~
) V8 ]2 ~+ C  N; s
# t1 o+ ?3 X; S0 S# Y可是,一听到殷奉熙说:
8 W6 L* w% k  M7 T4 x2 U3 l4 Q1 w5 Z! }0 O0 y) n- n' B
-卢检察官您,还是请等等,我有话,想要跟您说~7 X+ d( b( u  [) a3 q$ I( t
' c6 m. V( r* P" d; W; n3 A- l
这样的话,马上就停下来听她说,为了下台阶,还来一句解释:: B/ [; F7 V+ X* P- y

! i4 N8 a' O( o# B! a* i-说罢,这是你最后一次请求了。3 {2 Y: p5 k9 f7 f% @; I6 ?3 Y
/ J9 u; U  T3 H+ N( f/ `6 F
…………$ C# c7 ~6 g- b
% z$ i1 ?/ C! g$ h8 O& N" ]: v; k, V% o3 j
结果,二人对话峰回路转,只听殷奉熙忽然来一句:3 D0 k" B8 [" n, H! ^8 h
% x. @8 e& N% a" l% i7 S. W3 f- w3 e. N
-检察官,我见到过真犯,还跟真犯碰面了。
8 p' @8 D- f: f  {- O0 V, J! s( f/ o& Z/ ]
卢智旭的扑克脸立刻垮塌,赶紧凑上前去问长问短,光是听殷奉熙哼歌,比对旋律,就在对方灰灰灰灰的曲调中愣神好一会儿,听到殷奉熙说:! c; ^& o) {) e. P0 @) l) S4 Y1 c* |% Z, H
* d' ~& x/ ?( J. `- O- j3 P1 R
-检察官您都已经离开了,还说不要再见到我,我觉得这是我自己的事了。+ R% L8 m1 L2 r2 P8 Z( \/ l
6 I% n/ x0 {/ v! ?1 d% w& |
这样的话,又特别失望,懊恼的表情简直溢于言表,事后还曾问过老友池恩赫:# D- G1 Q  E# @! i+ x
5 F; }& w3 [1 o6 s9 a6 }# R# B
-你说,如果我跟一个人说,再也不见她,但是去想要去问问她,这该怎么办?9 n: K6 }; v# ^: W, E6 f* M0 X
4 n; M/ }. Z  b; Z* f6 R' F
谁知池恩赫马上就联系到他自己了,高兴地来一句:
! j! ]' K. a. N% Z/ C& t$ G. i
- f1 E- S& _7 x- M-智旭啊,我觉得,如果你都跟一个人说再也不要见到她,却还要去见她,真是好难过喔。7 [9 J0 ~* |+ Y, C% v
/ |3 @$ Q$ }+ w7 `
-就好像我,听到你特地来打电话求我,我真的好高兴喔。, X6 l, A/ Q5 X# O) n$ i6 Z

6 Q( k  t9 c, E1 @* l-不过你去见她,应该会很不错才对~
5 D6 J) R& {% n9 J* I7 G6 @& V  P7 w

2 F: x% t  b, \( V* \: h…………( _& t0 [& h% @) N5 Y  |

* y% k! P3 K% F  T& N5 P. {  X看吧,嘴硬心软,刀子嘴豆腐心已经成为身边朋友习惯的卢智旭常态,这不,老友池恩赫就特别适应。每次卢智旭对他大喊:死滚,滚,走,这样的话,他都一笑而过,事后继续凑过来聊天,就像没事人一样,可见他是早就知道卢智旭这么说是不耐烦的表现,而非真的要对方离开现场,离开自己。关于这,还出现了其他趣事,比方说他办公室里的老职员房系长就特爱看他和殷奉熙二人斗嘴:  u) c! w! `; a/ o* [+ X2 k0 e

( e' C) f  l1 |7 }-嗨哟,检察官,您和殷奉熙斗嘴可是一绝啊~# D6 O' U* H: ^% q: e" `

+ c" @$ y. _, |' t. P5 `然后还不忘神补刀:' ], }+ J8 ~" u  P. q

2 F( B) w' i0 \+ e/ p-这是我工作的一大乐趣呢~
( b5 s+ K  w7 N, S6 M. g0 n! @% W
可见,就在不知不觉间,与殷奉熙相处,看殷奉熙的日常,已经成为卢智旭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少了一天没看,就会难受,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5 S; N$ d+ J' _  ^

# P. ^$ t: j$ C" ]( u-可是殷奉熙却不会让我无聊,让我每天都不觉得无趣。: A& x; c3 }9 X6 U5 P3 `  Q& R. t
2 `6 _0 j& }' F$ m4 `) K
这种在意发展到后来,在知道殷奉熙无处可去,就连办公室都无法续租,要被房主赶出去这件事之后,卢智旭甚至要求对方到自己家里住下,理由是:# ~: V, J5 c, L- @5 L8 R7 V. ?. x
3 `* s" {* V: B+ C
-其实我真的是不放心啊~, z  m1 k7 H; j

" Z) C% y' ^  E9 ~1 L9 i0 _看,又来了,这就跟当初在庭上撤诉时,卞代表和池恩赫担心的一样,他们都说:
7 w2 [- o/ O' I+ n! |  q  @
  B5 a! u; I# B( d: h5 T4 r-也不用做到这样吧?5 W2 L" Z3 @$ B

/ }. F$ w  M9 V3 ?$ D; h& L3 t  n) \对收留殷奉熙这件事,道理也是一样,如果真想要帮助殷奉熙这样经济困难,几乎被断绝生活来源,工作受挫的女律师,可以给她介绍工作,可以为她寻一个安全住处,可以介绍她去朋友家住,甚至可以借钱给她租房,但都不会想到要她去自己家住这一点上,毕竟男未婚女未嫁,卢智旭还是因为殷奉熙丢掉工作的前任检察官现职律师,在殷奉熙入住卢家之前,两人并未确定男女朋友关系,这样的同住关系,其实非常奇怪。虽然大家心里都会嘀咕:
/ _) e  U5 J' [1 A( Q, n" t2 V0 E. k* G, x$ Q
也不用做到这样吧?. q/ R7 P1 n; d
* ^$ m. j/ w0 i, u9 [8 q# [1 n
可是看似对卢智旭对待殷奉熙有关的事就特别在意,尤其紧张的态度已经习惯,所以都没人再说什么,倒是卢智旭自己会跟房系长提起:+ I( t7 u4 G9 V/ v8 c* C8 M
0 ]  l: J4 |; g
-就是控制不了这种保护的心情,让我,真是,特别,特别烦躁啊~5 T: e$ D: e  J' G3 F

1 ^# v$ j& d8 U- v2 X+ o3 U可是经不住房系长的神补刀:
! J& L" \" f5 |& g+ t7 o
  H7 p$ S7 C- ^! _7 Y  c* y-那我看卢辩您倒是感到非常有趣,很开心的表现呢。
0 |' v: H2 ^  U# p. _) X
6 I5 h3 c7 d7 j5 L) {直到房系长给出这样的结论,卢智旭对殷奉熙的心意才昭然若示:
% l; [' D& i; L; L5 |- E% ]) B" z, l' X
他只是找出各种借口,各类理由,向自己交待,向他人解释,诉说自己对殷奉熙的帮助和保护只是出于同理心,同情心,正义感,保护欲等等等,可是禁不住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帮助,维护,保护,呵护,最后恨不得把她放在自己眼前,由自己亲自出面照顾,保护再关注,才能安下心来,这已经不能用同理心,同情心, 正义感来解释,纯粹是卢智旭出于心意,为自己在意的女孩子所做的事。只是因为他一再用各种借口和理由解释,声明甚至是搪塞作为内心独白的话,使得观众都接受他是出于同理心,同情心和正义感才会去做到那些的解释,只理解了卢智旭对自己的所说的表面上的理由,而忽略了卢智旭所作所为真正指向的原因:
% k0 x$ @/ v: B9 i1 ~* j3 s* ^
从第一次跟殷奉熙喝酒那一晚留宿开始,他就被殷奉熙深深地吸引,自己却还意识不到,总是对她抱有有与别不同的善意,日子有功,这份善意逐渐变为保护欲,而爱情,往往就是从好奇开始的。
% v2 H- ~8 p0 U* |1 V' U4 Q2 V9 J7 L$ X
或者,与殷奉熙相比,虽然脑子动的比观众还快,卢智旭也是一个身体动的比脑子快的人。只是他会为自己找到各种借口,搭好各类台阶,使得行为合理化。在实际生活中,他也是只对案件,法条和他人清醒冷静的人,对殷奉熙特别例外的保护者。2 c3 X8 e" N- h: x5 L' g# e0 B
# J. \% e2 [1 k  ~! J& t7 z
在认识殷奉熙之前,卢智旭过着每日诸多小确丧的无趣生活,时不时地感到沮丧乏味,这种微小而确实的沮丧,让他做什么都提不起劲来。对于他这样一个智力超常,少年登科,几乎看尽人性阴暗面,又经历过女友背叛的情变打击的律政精英来说,想要过上常人都有的每日小确幸,真心爱上某个人的这种幸福生活,要比办到诸多麻烦事,解决很多难题要困难得多。对这样的他来说,殷奉熙就是他的小确幸。0 @$ _9 t5 F: ~! [2 q( X, M  n5 U
4 q$ o/ u/ Q$ Q" ^

5 p+ |8 Y& H% o: w( u!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